◈ 第2章

第3章

第2章

薛浩點了點頭,在眾保鏢們的護衛下,大步朝着邁巴赫車隊而去。

此時此刻……

他身上展現出的上位者氣質,可比柳晴要強烈多了!

畢竟,所謂的雲海市天之嬌女柳晴,身價不過區區數億。

永恆集團!卻沒有人能估算它的價值!

三年前,薛浩為柳晴頂罪入獄,在獄中遇到了奇人陸澤軒,拜師學藝後,學了一身本領。

其中光是一項醫術,便已經是登峰造極,他暗中創建的「永恆集團」,更是製藥界的巨擘。

不知道柳晴若是知道,她依靠發家的金主「永恆集團」,竟然是自己瞧不起的平凡丈夫所創建的,會作何感想?

「老闆,陸老之前留了一封信給你。」

這時候,坐在前排的保鏢陳超,從懷中掏出了一封信遞給薛浩。

薛浩愣了愣,師父的信?

打開信後……

原來是姬家大小姐姬無雪病重,她家老爺子找到了陸澤軒,希望師父出手相助。

陸澤軒欠老頭兒一個人情,可已經退隱江湖的他不願意出手,所以讓薛浩這唯一弟子去代勞!

薛浩苦笑,「這老頭兒,自己雲遊四海倒是瀟洒,欠下的人情卻讓我來還!」、

陳超意味深長的回了句,「那可未必!我想……陸老他老人家的意思,是想送你個媳婦吧!」

可惜,薛浩剛離婚,心裏面複雜。

一直看着窗外,沒聽到罷了!

……

姬家!

此時此刻,無數豪門、中醫、西醫在此雲集。

因為他們接到一個消息,雲海市四大家族的姬家!

竟然宣布「比醫招婿」!

誰能治好姬家大小姐的病,誰就能成為姬家女婿!

實在是姬家老爺子,一直苦等陸澤軒的唯一嫡傳弟子,薛浩卻沒出獄!

姬無雪病情加重,他等不了了,無奈出此下策。

「諸位,承蒙雲海市各位抬愛,我姬家在雲海市立足多年,相信大家也知道老頭子的為人!今日我姬大海說到做到,誰只要治好我孫女姬無雪的病,那就是我姬家女婿!」

姬家家主一句話,瞬間像是在滾油裏面潑下了一盆冷水。

整個現場的所有人,無論是自己身懷本事的醫者,亦或者是受到主家所託,為自家老闆來「比醫招婿」的,紛紛議論開了。

「姬老,不知令孫女何在?就算是要我等治病,也得先看看病人吧?」

不知道是誰喊了句,眾人紛紛起鬨。

在萬眾矚目之下,就見一個傾國傾城的絕美女子,坐在輪椅上,由一個女僕推了出來。

她長得楚楚動人,尤其是那一臉病嬌的模樣,讓眾男人看了,無不心生憐憫。

只可惜,這樣一個大美人,最後只能坐在輪椅上卻無法下地行走。

不少大佬看了這情況,紛紛搖頭。

有些不死心的,上前去把脈,更是驚呼……

「怪哉!怪哉,我行醫半輩子,也沒見過此等脈象啊!」

雖然美人在前,更是四大家族的豪門,他們心動不已。偏偏,眾多大佬在此,竟然無一人對此病有辦法!

姬家人本來滿懷期待的「比醫招婿」,眼看着就要演變成一場鬧劇!

就在這時候……

「哼!一群草包!這姬家大小姐的病,我若是猜測不假,並非是身染頑疾!而是中了毒!」

雲海市的眾多醫者,被人罵是草包,瞬間一個個怒目而視。

等到他們齊刷刷扭過頭去一看,就見一個老者,在一群人的簇擁下,朝着這邊過來了。

有眼尖的人,一眼看到老者後,便是驚呼,「陳扁鵲!他是來自魔都的陳扁鵲!」

嘩!

話音一落,現場眾人全都炸了鍋!

陳扁鵲!唐國第一神醫!

手底下治療過的病人無數,沒有一次失手。

最重要的是,他有個怪癖,從不為錢治病看人!

這意味着說……

若不是身份特殊,亦或者有天大的面子,根本無法請動他!

眾人紛紛猜測,陳扁鵲為何而來?

他這樣一個功成名就,又上了年紀的老頭兒,總不會也貪圖姬家大小姐的美色吧?

姬家人看到陳扁鵲的出現,紛紛是大喜過望。

這位大佬來了,姬無雪的病有救了!

當即,姬大海快速迎接了上去,他雙手抱拳道:「陳神醫大駕光臨,令寒舍蓬蓽生輝,不知……」

話沒說完,老頭兒已經不耐煩的擺了擺手,「不必客套!我受李家公子所託!治好令孫女,便會返回尚都!」

一句話,讓姬家人頓時苦澀一笑。

同為四大家族的李家李公子,沒想到有如此人脈,竟然把陳扁鵲都請來了。

顯然,李家想要跟姬家聯姻不是一天兩天,知道姬家這次比武招婿,李公子是勢在必得了。

雖然心有不甘,但姬大海已經放出話了,誰治好了她孫女,就是姬家女婿!

也沒有食言的道理!

當即,姬大海也只能啞巴吃黃連,伸出了手,「陳神醫,請!」

陳扁鵲一出現,現場眾人自知無望,只能一個個讓開一條路。

等到陳扁鵲走過去,將蒼老的手搭在了姬無雪的脈搏上後,他皺着眉頭,開口道:「果然如老朽猜測那般,令孫女確實染上了一種奇毒,導致雙腿經脈受堵,無法下地!如果再晚些,她就會全身癱瘓!」

姬家人是大為震驚。

眾多圍觀者也是竊竊私語。

「陳神醫就是神醫!一出手就知有沒有!」

「是啊 ,他既然知道病情,相信也明白如何解毒了。」

「看來這姬家女婿,非李公子莫屬!」

姬家人也在這時候,懇求陳扁鵲出手相助。

陳扁鵲點了點頭,叫人拿出了銀針,「我只要為令孫女針灸一番,保證藥到病除!」

說完,即將對着姬無雪的小腿就要紮下去……

但在這時候,一個冷冷的聲音響起。

「這一針下去,只怕她終身無法再站立!你這不是在救人,是在殺人!」

話音一落,所有人齊刷刷的轉過頭去,就見一個穿着樸素,年紀不大的年輕人,正快步走了過來。

陳扁鵲皺着眉頭,冷聲道:「你是何人?」

年輕人只是看了看姬大海,笑着道:「薛浩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