◈ 第3章

第4章

第3章

薛浩?

下面的人都蒙了!

薛浩是何人?沒聽說過這號人物啊!

姬家人此時此刻,也是一臉的蒙蔽!

唯獨姬家家主姬大海扶着鬍鬚,笑而不語,他意味深長的一句,「薛小子,你終於來了!」

薛浩只是點了點頭。

他快步走了過去,仔細打量着姬家千金姬無雪,後者也在打量着薛浩。

穿着樸素,如此年輕,這樣的人也是中醫嗎?

陳扁鵲皺着眉頭,有點不爽了。

他沒好氣的道:「年輕人,姬家千金身患寒毒,致使雙腿無法下地。老朽要刺她的陽陵泉、惡腫、光明、水泉四穴,這有什麼問題?」

薛浩笑了笑,「不!陳老,應該刺她的環就、關元、中院三穴!」

話音一落……

現場眾人哄堂大笑。

陳扁鵲更是氣得吹鬍子瞪眼,老臉漲紅,「你放屁!」

下面的醫者們都起鬨了。

「小子,你懂不懂中醫,她是腿有問題,你刺身上穴位?」

「也不知道哪兒冒出來的傻子,給中醫抹黑,傻子也知道腳疼醫腳,手疼治手!」

「就你這滿壺水不響,半壺水響叮噹的廢物,也敢質疑陳神醫!」

陳扁鵲也怒了,看向姬大海,他不容忍人質疑自己的治療方案。

當即,陳扁鵲冷聲道:「姬家主,你自己看着辦吧!到底是要老朽給令孫女針灸,還是這不知道從何處冒出來的小子。」

姬家人都白了薛浩一眼,也不知道哪兒冒出來的傢伙,搗什麼亂啊?

這可是陳扁鵲!

從沒失手過的陳神醫啊!

姬無雪的母親肖萍,直接呵斥了句,「來人!把這個搗亂的傢伙趕出去!」

接着,她又轉過頭來,一臉誠懇的道:「陳老,這病當然得你來治,這不清不楚,來路不明的傢伙,我們可不敢讓他來治!」

「是啊,陳老,請你不要跟他一般見識!救救我女兒吧!」

這時候,姬無雪的父親也站了出來,苦苦哀求着。

一時間,姬家人包括那些看熱鬧的人,都對薛浩怒目而視。

更是有人臭罵他這來路不明的傢伙,你以為你是誰?還敢和陳扁鵲叫囂?

你真要牛皮,唐國第一神醫就是你了!

薛浩看着陳扁鵲,竟然不聽自己警告,拿起銀針繼續朝着姬無雪的「陽陵泉」紮下去。

他只說了一句,就一句話……

「醫也者,順天之時,測氣之偏,適人之情,體物之理!」

一句話,讓陳扁鵲如遭雷擊!

他驚恐的扭過頭去,看向了轉身,在眾人指指點點中默然離去的薛浩!

這一刻……

竟然是嚇得臉色蒼白,全身直哆嗦!

因為,他上一次聽到這句話,是在一個名叫「陸澤軒」的隱世大佬身上!

自詡唐國第一中醫的他,不知天高地厚,竟然去向陸澤軒挑戰!

最後……

被陸澤軒輕鬆吊打!

事了,拂袖隨風去!

他就留下了這句,「醫也者,順天之時,測氣之偏,適人之情,體物之理!」

陳扁鵲!

這位受李公子所託,從尚都來的大佬,就因為這個年輕人一句話,竟然嚇得不敢再施針!收好東西,也不顧姬家人的苦苦哀求,他急匆匆的喊了句,「獻醜了!告辭!」

這一幕,可給大家看蒙蔽了!

什麼情況?

那年輕人只是說了一句話,就給唐國第一中醫給嚇跑了?

姬家人勃然大怒,這可是好不容易的機會!姬無雪能重新站起來的機會,就因為這個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窮小子給打亂了?

但姬大海已經敏銳的察覺到了什麼?

他趕忙大聲叫喊着,「快!留住他!留住這個年輕人,他是救我孫女的唯一希望!」

……

姬家!

一家人在外面焦急不安的等待着。

姬無雪的母親肖萍,更是不斷責備自己丈夫姬命,「你瘋了吧?這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傢伙,你敢讓他治療咱女兒?若是女兒有個什麼好歹,我……我不活了,我要跟你離婚!」

姬命非常無奈,唉聲嘆氣道:「老婆!這是老爺子決定的,我有什麼辦法?」

「嗨呀,老爺子真是老糊塗了!他怎麼能相信一個不知道哪兒冒出來的混小子呢?」

就在這一家人焦躁不安之中,房間的門打開,而後一個臉色羞紅的絕美女子,整理着衣服從裏面走了出來。

她剛開口喊了句,「爸,媽!」

姬家人齊刷刷的轉過頭去,緊接着便是驚呆了!

姬無雪!

已經坐了三年輪椅的姬無雪,竟然真治好了,她能下地走路了!

肖萍第一時間沖了過去,抓住女兒的手,滿心歡喜的道:「無雪!你……你可以下地了?你……你竟然能下地了!」

姬無雪拚命的點了點頭,眼眶也有點濕潤。

她是真沒想到,有一天,她也能跟正常人一樣走路,跟正常人一樣奔跑了!

肖萍大喜過望,「好啊!好啊!無雪啊,你好了,媽就放心了!再也不會有人說咱們一家了,哈哈哈……這樣,你也能找個好人家了!」

「咳!」

結果,就在這時候,一陣咳嗽聲響起。

姬家人抬頭看去,就見姬家老爺子姬大海,一臉微笑的道:「找什麼好人家?老夫已經說了,這一次誰治好了我孫女,他就是我的孫女婿!薛浩既然已經做好了,他就是我薛家的女婿了!」

這時候,房間內,聽到這話的薛浩一愣。

他受師父所託,還人情,都忘記這茬了。

剛想開口,委婉的拒絕姬老爺子的好意。

沒想到……

「爸,你瘋了吧!我女兒現在是個正常人了,咱姬家要家世有家世,無雪要相貌有相貌,要身材有身材,你讓他嫁給那窮小子?他配嗎?」

肖萍直接反悔了。

姬大海皺着眉頭,不滿的道:「兒媳婦,你什麼意思?這是要讓老夫食言而肥不成?」

「我……我不是這個意思!爸,我的意思只是說,他只是個窮小子!大可以給他點錢,打發他就是了!讓我嫁女兒,做不到!」

說完,肖萍還用胳膊捅了捅老公姬命。

姬命也站了出來,笑着道:「是啊!爸,咱們不能因為感恩,就讓女兒嫁給他吧!無雪值得更好的,不是這麼個窮小子啊!」

姬大海看着自己兒子、兒媳如此不要臉,竟然反悔,氣得吹鬍子瞪眼睛。

剛想臭罵他們的忘恩負義!

沒想到……

「不必了!姬老爺子,謝謝你的抬愛,令孫女我並不想娶她!」